矿业余大学学人都会这么做的,老人晕倒扶不扶

老人倒地扶不扶?扶!昨天下午4点多钟,一位老人在大连理工大学院内八角楼附近突然晕倒,三名路过的大学生没有片刻犹豫,上前扶起老人,送到校医院检查后,又遵医嘱来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挂了急诊,一直陪了2个多小时,还因此耽误了选修课。

3月26日,本报在芳华版报道《老太从双兴街到凌水 寻找两位大学生报恩》的故事后,很多热心人都帮着联系大连理工大学的两位学生,期盼着将这个温暖的故事续上。26日傍晚,记者找到了两位大学生李昊达、朱小超,他们讲述了在公交车上偶遇老人、陪老人到市七院买药,又将老人送上公交车的过程,为了圆老人心愿,记者也联系上了老人的儿子,让这个感动滨城的故事有了一个结果。

图片 1

老人晕倒

故事接续:帮助老太太的两位大学生找到了

上午,在徐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急救部病房里,中国矿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陈博、孙慧和他们7岁的儿子阳阳,仔细询问着一位80岁高龄老太太恢复的怎么样了,老人的儿媳闫女士拉着孙慧老师的手说:“太感谢你们了,给你们添麻烦了。”闫女士还执意要请孙老师一家人吃饭。孙慧老师说:“我们就是来看看刘阿姨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换做任何一位矿大人,都会像我这样做的。还有徐州工程学院的那两位学生,是他们第一时间帮助了老人。”

三位大工学生送医陪诊

大学生帮助老人,老人反过来寻找恩人谢恩,这一温暖故事通过本报报道见报后,引起了众多读者的共鸣。很多人纷纷帮助联系李昊达、朱小超两位同学。凌水地区医院朱丽莉大夫、大连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周学飞老师主动帮着联系对接,大连理工大学的杨玉林老师也给本报热线电话82488888打电话提供线索。

老人不慎摔倒,头破血流

下午5点半左右,本报记者来到医大二院急诊室,见到了老人和三名学生,他们正带老人到神经内科诊室候诊,老人手腕、脸上有擦伤,老人说现在还有些头晕,他说自己姓邢,是内蒙古呼和浩特人,55岁,目前在一个单位门岗做保安。

26日下午5点半,记者在大连理工大学见到了李昊达、朱小超两位同学,李昊达是运载学部2017级工程力学专业大一学生,朱小超是机械工程与材料能源学部大一学生,他们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15日下午17:45分左右,矿大公共管理学院中文系孙慧老师和爱人陈博老师下班回到文昌小区,在家属区东3楼附近中兴路路边停好车,准备去辅导班接孩子回家,看到路边有两位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扶着一位老太太,两位学生神情非常焦急。“我当时看到老太太有些虚弱,两名学生很着急的样子,就赶快过去看一看,发现女大学生用纸巾给老人擦后脑勺,纸巾上好多血。”孙老师说,她上前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急诊医生诊查后,需要做CT进一步辅助检查,这时,老人犯了难,他身上只有一百多元,而检查费就得300多元,三位大学生也没带钱,记者拿出500元钱给他垫上,然后学生带老人去做了CT。

不约而同:他们陪老人买药,又送老人上车

原来两位大学生是徐州工程学院大二学生王珅、韩云辉。韩云辉说他们路过时,发现老人摔倒在地,扶起来以后,发现老人后脑勺摔伤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孙慧老师和陈博老师连忙上前询问老人家住哪里,“我当时看流了好多血,地上也有滴的血,伤的不轻,就想第一时间通知她家人,赶快送去医院。”老人姓刘,1993年从中国矿业大学退休,今年80岁。她说家就在十来米远的东1楼,摔倒前,她正从南门附近回家,由于周五下了小雨,地面有些湿滑,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她却不小心摔倒了。摔倒后老人有些受惊、加上头部流血,老人有些虚弱,坚持在路边坐一会就好了。孙慧老师劝说老人随她去医院看一看。“老人当时就想坐一会就回家,我看流血挺严重的,而且这么大年纪,最好还是到医院检查一下更妥当。”

老人说他在大连没有亲戚,单位在软件园附近,学生也联系不上其单位的人,于是,记者多方打听,通过相关人士联系到其单位,单位领导从开发区赶紧往大连奔。

事情发生在3月17日晚上7点多,朱小超在市政府公交站点上了开往理工大学的406路公交车,“我上车之后就看到一位老太太在拍打着自己和车座,情绪有些激动,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说着说着眼泪都出来了,这时候有一位女乘客给她递了一包纸巾,还有一位大爷在劝她。”

孙慧老师一边劝说老人去医院,一边询问老人有没有家属在家,一同前往。老人说她老伴老袁在家里呢。孙慧老师和女学生便留下来劝说、陪伴老人,陈博老师和男生王坤一起跑到老人家门口敲门,敲了许久也无人应答。这时,邻居说老人有个侄子原来在学校的某个工厂工作。陈博老师赶紧请学院其他同事帮忙,一起查找老人侄子电话,但联系了一些同事后得知老人侄子两年前已经辞职。

老人感动

李昊达是在黑石礁站点上的车,“我上车后也注意到了这个老奶奶,我觉得老人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怕她出事儿,就在旁边照看着她,车里有很多人,很安静,大家对老人的激动情绪也都表示理解。”

多方联系家属未果,决定先就诊

我病好了要去感谢他们

李昊达和朱小超来自不同学部,他们在此之前并不认识,到了凌水的公交站点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同一件事情,担心老人会出状况,他们就扶着老人下车,并陪着老人来到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买药,“管老人的情绪不稳定,但她知道自己要买什么药,很多事情都能自己做。”

由于老人后脑勺持续出血,孙慧老师决定带老人去四院就诊。由于家里没人接送孩子,陈博老师便赶去接儿子放学,同时,尝试多方联系刘老的家属。

等待CT结果的间隙,记者询问学生们事情的经过,他们说,当时他们正从校内路过,看到老人在远处晕倒了,当时也没想太多,就跑了过去。叫醒老人后,他们一起扶着老人来到校医院,挂号简单检查后,三名学生又打车将老人送到了二院,因为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儿,他们也不知该怎么办,求助了医院保安,其中一位同学还给父母打去电话请求指导。

买完药之后,李昊达和朱小超又扶着老人到公交站点,陪同老人乘车,这时一辆406路公交车恰好驶来,当他们准备扶老人上车时,老人却不上车了,她走到附近的一家药店,借来纸和笔,一定要记下两位同学的名字,李昊达说:“老奶奶会写字,除了名字是我们俩自己写的,其他的字都是老奶奶写的。”记下名字后,他们就将老人送上了车,整个过程有半个多小时。就这样,老人家在23日这天,手里一直攥着这张小纸条,也就有了后面的故事。

于是,孙慧老师开车带着老人前往第四人民医院就诊,王珅和韩云辉同学也陪伴着一同前往。孙老师拿起车上的一块粉色毛巾,递给韩云辉同学给老人捂着伤口。“摔的还是比较严重的,毛巾上全都是血。”韩云辉同学说。在路上,细心的孙老师询问了老人一些基本情况,“我就问平时身体怎么样,有没有高血压这些,我想和她聊一聊,让她也放松一些。到医院以后能及时和医生沟通,方便治疗。”同时,孙老师又询问刘美时老人还有没有其他家属联系方式,但是老人一时想不起电话号码。

当记者询问学生的姓名时,他们都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后经记者询问得知,他们是大连理工大学运载学部的大一学生,学的是船舶相关专业,当天晚上还有选修课,为了陪老人就诊,课程也耽误了。

辅导老师:“两位陌生同学帮助老人,这是可贵的默契”

由于摔伤了后脑勺,医生为老人处理了外部伤口并缝3针治疗,同时建议进行脑部CT检查。孙慧老师连忙到缴费窗口垫付了检查费治疗费,又找来轮椅,扶着老人坐下。“她都80岁高龄了,加上摔了一跤,比较虚弱,检查还得跑一些路,我想她坐着舒服一些。”经过CT检查,老人脑部没有因摔倒受到其他损伤。“当时就放心了,但是一直没联系到她家人就非常担心。”

晚上6点多钟,老人单位的领导赶到医院后,学生们向他们介绍了情况后才匆匆离开医院返校。望着学生们远去的背影,老人说,现在这个社会,经常发生老人晕倒没人敢扶的事,都怕被讹,这三位大学生太好了,救了我的命,给我拿钱看病并打车送我到医院,还陪了我两个多小时,真的是太感谢了!

27日,记者也采访到了李昊达的辅导员杨玉林老师,杨老师说:“李昊达是运载学部的大一学生,这件事儿在我们运载学部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另一名同学是机械工程与材料能源学部的,他们并不认识,却不约而同地做了同一件事情,这是一种可贵的默契,这种不旁观、不漠视的主动作为的精神,值得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人学习。”“尊老、敬老、爱老、助老,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大工、在运载学部有这样的良好风气和氛围。”杨老师说2017年1月,半岛晨报曾报道过3位大学生扶起受伤的老人并送老人去医院的故事,那3位大学生也是运载学部的,“当这样的好人好事接连发生,就形成了一种正能量的风气,我们会将这样的凡人善举在学校内大力宣传的。”

看到孙慧老师和两名学生为自己忙前忙后,刘老说老伴今天上午觉得心脏不舒服来四院住院了。孙慧老师连忙请四院医生帮忙查找袁老住院时有没有留下家属联系方式,经过四院信息科的查找,终于找到了老人儿媳妇闫女士的电话。孙慧老师和闫女士电话沟通了情况。

晚上7点钟左右,记者了解到,老人单位的领导还陪他在医院,并协助联系了家属。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来庆新文/图

爱心对接:记者找到老人的儿子,他说得最多的也是感谢

原来,15号上午,刘老的爱人袁老觉得心脏不太舒服,儿子、儿媳便送他来四院检查、办理了住院手续。经检查袁老身体无大碍,输液调理便可。袁先生和闫女士陪着父亲输完液,便赶回单位处理工作。闫女士说,忙了一天,单位有些工作要处理,加上还有一些突发情况需要处理,一时赶不到医院,她便让自己的妹妹先到医院陪着老人,并将孙老师垫付的医药费还给了孙老师。“孙老师她们忙了一晚上了,天又冷,不能再麻烦人家。但是我实在是赶不过去,就让我妹妹先过陪着,请孙老师她们先回家,我等周一再去学校里表示感谢。”

图片 2

“老奶奶挺可敬的,别人对她的一点儿好,她都记着!”朱小超对记者说。

一家三口再次探望,有情有义

本文链接:

老人为了寻找两位大学生费了不少周折,甚至晕倒在马路上,为了圆老人的心愿,记者在凌水派出所的协助下找到了老人的儿子李先生,并将两位大学生的联系方式留给了李先生。

孙慧老师回到家以后,已经睡着的儿子阳阳迷迷糊糊醒来,第一句话就问,“妈妈,老奶奶怎么样了?”16日上午,不放心的孙老师一家,决定到刘老家里去探望。打通闫女士电话后得知,虽然医生说老人只是皮外伤可以出院,但闫女士还是不放心,坚持再留院观察一下。孙慧、陈博老师一家便买了一些营养品到四院看望老人。

李先生说,老母亲精神有些抑郁,多亏了社会上那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才回到了家,“我和老太太一样,非常感激两位大学生和好心人的帮助,我先把老人照顾好,再征求一下老人家的意见,尽量去满足她的心愿。”

闫女士介绍,原来刘老平时身体比较好,摔倒后觉得并无大碍,想在路边简单休息一下,然后回家简单处理一下就可以了,所以一开始说老伴在家里。刘老说,没想到给几位年轻人添了这么多麻烦,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听说孙慧老师一家要来探望,刘老更是坚决不肯,“昨天都够麻烦他们的了,年轻人工作那么忙,千万别再给人家添麻烦了。”

闫女士说,“孙老师和陈老师,还有两位大学生,真的太好了。孙老师昨晚上开车送我婆婆来治疗,前前后后忙活那么久,今天一家人又买了好些东西过来看我婆婆,真的很感动。现在社会上总是有一些扶老人反而被误解的新闻,但是孙老师他们真的让我很感动。矿大老师和工程学院的学生真是有情有义。”闫女士还执意请孙老师一家吃饭表示感谢。孙慧老师说,她们只是刚巧路过,见到老人需要帮助,肯定要尽力帮忙。“我觉得换做其他矿大师生,也会这样做的。”孙老师说,由于当天晚上一直联系不到老人家属,她便在学校教职工QQ群里询问是否有人认识刘老,得到许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学校同事的帮助,“好多老师都想办法联系一些学院、部门,找老人联系方式,刘秀凤老师、罗宁老师和他妻子曹银梅老师,还有贾艳红老师等等,他们都单独给我发消息,帮忙一起联系、想办法。”

孙老师说,第一时间伸出援手的徐州工程学院的王珅、韩云辉两名大学生更应该值得表扬。“他们俩一直陪着老人,我们一起商量怎么找老人家属。我一直问他们姓名、哪个学校的,我说要给他们辅导员说明一下,应该请学院表扬一下他们,他们一开始一直不肯告诉我姓名,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16日晚,刘老伤口已经消肿,行动上也已无大碍。

冬寒人情暖。毫不犹豫伸援手,细小之处见大义。当“扶老人反被误解”、“老人摔倒该不该扶”这样的话题时而成为社会热点话题时,仍有许多人坚守着扶危救困、尊老爱幼的道义和美德。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矿业余大学学人都会这么做的,老人晕倒扶不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